lxm550531喜欢过的文章存档

【转载】返乡散记之十六:梅花岭畔悼忠魂 【原创】

山中小雀:

          返乡散记之十六:梅花岭畔悼忠魂


       古城扬州的广储门外,梅花岭畔,有一处白墙黛瓦、古朴肃穆的庭院,那就是家乡妇孺皆知的史公祠,这里有著名抗清名将史可法的衣冠冢。

        史可法是扬州人的骄傲。家乡人永远不会忘记,三百七十年前的那个初春,正是梅花岭上腊梅盛开的时节,清军大军压境,直扑扬州。时任南明兵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的史可法奉命督师扬州。此刻的扬州城已如“孤悬落日”,危在旦夕。清军屡屡致书史可法劝降,并许以高官厚禄。史可法不为所动,将劝降书付之一炬。清军攻城那日,史可法身先士卒,亲自镇守在城楼之上。次日,城破,清兵蜂拥而入。史可法自刎未成,被清军虏获。史可法断然拒绝清军统领的再次劝降,朗声回应:“我乃大明重臣,岂能苟且偷生,作万古罪人,愿速死!”史可法最终被清军所杀。

      扬州失陷后,清军屠城十日,城内血流成河。这又让我想起自家老宅所在的那条小巷。传说,当年那一带,曾是清军的杀人场,百姓尸体层层叠叠,高过了屋顶。人称“摞尸及顶”!后来,以其谐音,将这条小巷定名为“螺丝结顶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史可法殉国后,其义子寻义父遗体未果,遂将其衣冠葬于梅花岭上。对史可法的人格,就连清乾隆帝也钦佩不已,御笔亲书“褒慰忠魂”,以褒扬史可法的忠节之举。

        小时候,史可法一直是我心目中最敬仰的英雄,史公祠自然也是我最常去的地方。记得前些年,家乡的扬剧团晋京演出新编历史剧《史可法》,听着乡音浓郁的家乡戏,不由又勾起了儿时对史公祠的记忆。今年,适逢扬州建城两千五百周年,家乡又重排《史可法》,并更名为《不破之城》,史可法在家乡父老乡亲心中的地位于此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   此次返乡,与几位金陵好友,相约同游史公祠,也让她们瞻仰一下扬州历史上抗清名将的风采。

      尚未跨进史公祠院门,就已见到院内两株挺拔的银杏树,枝繁叶茂,浓荫蔽日。进得院内,迎面便是史可法飨堂,一副对联十分引人注目,“数点梅花亡国泪,二分明月故臣心”,极其生动地揭示了史可法尽忠报国之心,飨堂中央安放着史可法坐像,气宇轩昂,令人肃然起敬,坐像上方悬一横匾,上书“气壮山河”四字。两边抱柱上是郭沫若题写的对联:“骑鹤楼头难忘十日,梅花岭畔共仰千秋”,表达了诗人对史可法的敬仰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穿过飨堂,便是史公衣冠冢,墓台下两株银杏之间,立着青石墓碑,墓地一侧有一嵌有“梅花岭”石额的月门,月门内,便是梅花岭,相传此乃史可法抗清泣血宣誓之处。岭东有梅花仙馆,馆后碑亭,陈列有“三绝碑”,碑上刻有吴道子的画,李白的赞诗和颜真卿的书法,碑亭前是一株古腊梅,每当腊月初春,满树腊梅,飘着清香。据说:史可法临终前曾说:“我死,当葬梅花岭上。“如今,当人们嗅着腊梅的清香,总会追思起史公的坚贞与高洁。

        作家郁达夫在游历史公祠后曾写下诗句:”三百年来土一丘,史公遗爱满扬州。二分明月千行泪,并作梅花岭下秋“。我想,家乡的父老乡亲,定会永远记住这位曾血洒扬州城头的英雄。


 史可法纪念馆 


 史可法飨堂 


 史可法坐像 


史可法衣冠冢 


 梅花岭 


  

 金陵好友在梅花岭前 



评论
热度 ( 3 )
  1. LxM55O531zhts20062006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佛曉學海無涯

© 佛曉學海無涯 | Powered by LOFTER